思考与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考与研究

【转载】女性主义可否是“男性的”主义(文//行素高校教师)

作者:Web Editor    点击量:776    发表时间:2016-5-25 18:14:21

  

女性主义可否是“男性的”主义

——读《男人的声音:16位“性别平等男”讲故事》一书

文//行素高校教师

 

在当今中国,提到“女性主义”一词并不陌生。女性主义是由英文“feminism”演化而来的舶来品,但在我国亦有其独特的历史渊源。从全球范围来看,女性主义最早产生于18世纪的欧洲,经过20世纪早期“第一次浪潮”与20世纪70年代的“第二次浪潮”,女性主义逐渐发展成熟,并演分为自由主义女性主义、社会主义女性主义、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激进女性主义、后现代女性主义、生态女性主义、存在女性主义、多元文化女性主义、后女性主义、新女性主义等众多学术流派。诚如李银河所说,纵观女性主义理论,有些激烈如火,有些平静如水,有些主张做绝死抗争,有些认可退让妥协,但是所有的女性主义理论有一个基本的前提,那就是:女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受压迫、受歧视的等级,即女性主义思想泰斗波伏瓦所说的“第二性”。(李银河,2005)

 

女性主义反对的是男权制/父权制,李银河在《女性主义》一书中考证:男权制在西方学术话语中被称为父权制(patriarchy),原因大约在于从词根上讲男权制与父系的(patrilineal)、男性家长(patriarch)同源,相对于母系的(matrilineal)、女性家长的(matriarch),表示一种男性占统治地位的两性不平等的制度。但是从众多的关于父权制的定义来看,父权制与男权制完全重叠,应当可以通假,视为同义词。(李,2005)在此延伸出一个问题:男性的女性主义者可能吗?何以可能?

 

这个问题也许很多女性的女性主义者从未有所意识,但却给怀有性别平等意识的男性带来巨大的困扰。方刚与朱雪琴主编的《男人的声音:16位“性别平等男”讲故事》一书以演讲实录的方式收录了16位在传统父权社会中略显“异样”的男性的性别故事。他们中有从事学术研究的男性的女性主义学者、有致力于改变妇女儿童生存状况的公益活动家、有幼儿园男老师、有中国第一个“本科男护士”、有同志权益活动家、也有性别多元的实践者,如变性人、双性恋者、酷儿……他们不认同传统的男性角色,或从理论,或从实践,反思、颠覆传统的角色划分,重新构筑与女人与世界的关系。但是在践行性别多元平等的生活方式中,女性世界或某些女性主义世界依然将他们视为“非我族类”,使其常常游弋于自卑和自信之间。

 

主编方刚在这本书里,也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自认为是女性主义者的男性学者方刚,在旗帜树立之初遭到连珠炮般的攻击,具体质疑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一、男人在父权制的位置与责任应该是怎样的?二、生理男人是否可以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三、男人在性别平等中是否可以有自己的政治吁求?

 

男人到底在父权制中扮演什么角色?一些女性主义者认为,全部男人都是父权制的建设者,都是这个制度的既得利益者。父权制就等于男权制,父权制就是男人,说父权制压迫女人,就是男人在压迫女人。

方刚在2005年提出:父权制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的建构者有男人也有女人,不能做简单的二元划分。男人既可能是父权体制的受益者,同时也是这种体制当中的被压迫者。男人和女人同时都可能是这个体制的建构者、受益者、受压迫者。例如在不同的阶层当中,很明显上一阶层的女性会比下一阶层的男性拥有更多的特权与资源,在这里,高阶层的女性无形中成为父权制的同谋造成对下等阶层男性的压迫。

 

第二个争论的焦点是生理男性是否可以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当时(21世纪初期)许多中国的女性主义者认为是不可能的。她们认为男人要做的是深刻的反省,必须对女性进行诚挚的道歉,向受压迫者的女性忏悔……方刚认为:男性的社会性别觉悟过程,确实是反省、道歉、忏悔的过程。但是当我们强调一个男人很难成为女性主义者时,同样是以生理二元做了简单粗暴的划分。

 

在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后现代女性主义主张弱化两性的界限,以量的差异代替质的划分,从根本上反对两分的思维模式。与过去两分世界的对立政治不同,这种立场主张差异政治:人有各种差异,但是不一定是对立和截然两分的状况,而是一个以黑白为两级的充满各种间色的色谱样系统。……性别问题不再是简单的两极分化,而被视为一个复杂的、多侧面的、动态的体系。这一观点的好处是男女界限不清,是故难分高低,规避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男女相同”还是“男女不同”,“男尊女卑”还是“女尊男卑”的争论。过分强调差异确实具有危险性,差异有可能演变为“不如”,强调差异曾是法西斯主义把人分为等级的基础。(李银河,2005)而父权制恰恰是一种倡导“非黑即白”性别二元对立的文化体制,是故在本书中,方刚坚定的认为,生理男人可以,也应该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

 

这时第三个问题接踵而出,如果一个生理男人是女性主义者,那他要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男人在性别平等中是否可以有自己的政治吁求?

 

典型的观点是,男人可以在性别平等中呼吁支持平等,维护女性的权益。正如很多地方政府提出“关爱母亲,保护女童”此类具有明显自上而下政治倾向的口号。

 

但是方刚主张,男人自身也要从父权体制中解放出来。我们应该让男人意识到,其实他们也是父权制的受害者,他们应该反思父权制,一起来推翻它才能使他们自己,以及使女人从中受益。也就是说,更有效地推动男人挑战父权制的策略是,从男人自身的吁求着手,推动男性参与到颠覆父权制的过程中。当然,同时我们也要教育男性认识到父权制对女性的压迫,致力于改变女性在父权制中的处境。

 

方刚提出男性觉悟和男性解放两个概念。男性觉悟,是男性觉悟到父权体制对男人和女人都进行着压迫,尽管女人受的压迫更深,但是男人也同样受着压迫;男性解放,就是要从这样的压迫中自我解放出来。而女性主义恰恰是唤醒男性觉悟、解放男性压迫的一剂良药。

 

事实上,女性主义在学术研究、生活领域以及私领域都给男性打开了更广阔的认识空间。

 

“典型”的男性的女性主义者

 

在本书中,有一部分男性的自身经历,比较符合我们对于一个支持性别平等的男性的典型想象。比如反家暴警察欧阳艳文。

 

欧阳艳文是湖南警察学院副教授,他开设了全国高校第一门反家暴专门课程;主持有联合国“警察干预家庭暴力案件实际操作规范研究”项目;参与公安部、全国妇联《警察干预家庭暴力工作手册》编写;并多次应邀赴全国各地讲学,对警察、妇联干部等家庭暴力干预者做反家暴培训。

 

在多年的反家暴研究与实践中,欧阳艳文发现“性别不平等”是家暴之根源。从表面上看,家庭暴力发生的原因是生活中的具体事情,但其实背后真正的目的是施暴者想控制对方。考虑到家暴的施暴者往往是家庭中的男性,受害者往往是女性,这其中不乏男女不平等的传统观念及其社会机制作祟。比如中国的传统文化一贯弘扬阳刚阴柔,男性以“刚强”为教育核心。极端刚强的表征便是暴力,很多施暴者正是觉得自己男性气概不足,不够阳刚,才以家暴来证明。

 

除了对暴力强有力说“不”的男性警察,普通男性亦可以在“告别暴力,远离共谋”中贡献一份力量。比如中国白丝带志愿者,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张智慧。他自觉地将自身的成长经历纳入女性主义分析视角进行检视,籍此树立了自己的世界观与研究领域。自2013年开始参与“中国白丝带男性公益热线”的值机工作,张智慧一直在为受暴妇女以及施暴对象提供咨询与帮助,并在日常生活中努力践行性别平等。张智慧认为性别平等既要志存高远又要落实在日常实践中,因为“日常生活是性别政治的舞台,而不是远离它的避难所”。

 

无独有偶,公益活动家邓飞凭借调查记者工作的敏感性,关注农村妇女、儿童的命运,在寻常生活中做了一系列不寻常的有益活动。2011年邓飞利用移动互联网工具,先后发起“微博打拐”、“免费午餐”、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暖流计划”、“女童保护”、“让候鸟飞”、“中国水安全计划”等多个公益项目,并创建“e农计划”社会型企业,在乡村儿童、乡村环保和乡村经济三个板块致力帮助中国乡村儿童获取基本公平,支持乡村有尊严地成长。邓飞多次获得湖南省妇联的表彰,曾被称为“关爱妇女的保护神”。

 

持有性别平等观念的男性,不论他是否自视为女性主义者,他的所作所为、日常实践都释放出对女性的尊重与关爱。他们愿意动用自己在父权制中的特权与优势,自上而下地实惠于女性,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获得了平等的人际关系与性灵的自由。

 

 

女性主义视角为学术研究打开一扇门

 

除了日常实践,女性主义理论更为男性学者的专业领域提供了革命性的研究导向。

 

以在书中讲故事的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科学史教授刘兵为例。他的主要研究领域为科学史、科学文化传播,因科学史研究而接触女性主义学术,从而使科学与性别的研究及其他相关的女性主义研究成为他突出关注的研究方向之一。

 

刘兵教授从学理上分析,很多传统学科研究经历了很长时间,想要发现新视角、新内容变的十分困难。女性主义的出现,从根本上提出了不同的研究视角,开发出大量的空间可供新的学术探讨。性别立场的变化,不但会改变一个学者的学术观点,更因为其与日常生活理念息息相关,进而使得学术研究成为一项有创造性的、享受性的事业,刘兵教授受惠于此甘之如饴。

 

心理学家陶勑恒自称为性别平等主义者,在他眼里性别平等是一个人权问题。针对近几年来出现的“拯救男孩”的社会观点,陶教授从性别平等角度提出有力的反击:中小学教育主要要解决“人”的问题,未成年人的健康发展问题,而不仅仅是一个性别问题。中小学教育存在的问题与危害,不仅伤害男孩,也同样伤害女孩。不从整个未成年人的健康发展出发,只从社会功利视角出发,有性别利益争斗之嫌。只“救”男孩,必然伤及女孩,关键的是,这不仅救不了男孩,还会给男孩和女孩——所有未成年人的发展带来伤害。

 

来自台湾的性别研究学者洪文龙,将profeminist masculinity(支持女性主义的男性气概)作为自己的研究专题,在男性理论与男性解放的社会实践中取得不凡成就。

 

作为人类思想文化共同结晶的女性主义,对学术界的认知主体与客体、客观与主观、理性与感性、价值中立、二元划分、经验、立场、身体、公私等核心概念都进行了重新厘定,女性与性别研究作为一个新的知识增长点,对学术领域的冲击可类比为一场全球范围的地震。(畅)女性主义就好似阿基米德手中的杠杆,学者们可以用它撬起一个星球。

 

 

男性在生活领域的女性主义实践

 

家庭主夫、幼儿园男老师、本科学历的男护士,当男性致力于传统女性社会分工的角色,他们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他们能够胜任吗?他们如何面对压力?他们获得了什么?

 

《男人的声音》一书中收录了“家庭主夫”崔玉亮、幼教男老师王明荣、男护士徐国彬三位男性的声音,从他们的心路历程与切身经历中,我们得窥男性在生活领域的性别平等之路。

 

崔玉亮,一名普通工人,初中毕业,妻子是高级工程师。为了支持妻子事业的发展,结婚10多年来,崔玉亮承担了包括照顾女儿在内的几乎全部家务。在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状态中,崔玉亮不仅仅是承担家庭中的工作,更是出彩的成就家庭中的工作,做饭烧菜满堂喝彩,整理家务井井有条,照顾孩子无微不至……崔玉亮的事迹颠覆了“男主外,女主内”、“男人适合在外闯荡,女人天生会做家务”的传统观点,男性、女性通过努力和学习都可以掌握做家务的技能,而细心、温柔作为美好的品质在男性身上也可以大放异彩,建立成就感。

 

当然女外男内的婚姻生活并非一帆风顺,在社会交往中难免遭遇周围朋友的不理解,使崔玉亮与他的妻子感到压力;在工作中,崔玉亮因为照顾家庭,多次放弃提升机会,久而久之他的社交网络、工作平台也在逐渐缩小,这与许多以家庭为重的女性所面临的局面是一样的。正如缺少对女性参与公共事务的支持性政策,我们的社会也缺少对男性回归家庭的鼓励和支持的政策与措施。只有政府、社会在资源分配、文化传统、公共设施建设(比如设立父婴室)等诸方面都给予支持,多元家庭的出现与繁荣才能成为可能。只有打开男性通向生活的道路,才能释放女性在事业上的潜能,从两性角度来说,这无疑是双向的解放。

 

幼教老师、医院护士这两个在传统观念中专属于女性的工种,介入其中的男性也带给大家不一样的启发。幼儿园教师王明荣被小孩子们称为“小白龙哥哥”,他从事幼儿教育是为了实现他“幼儿发展更自由、更快乐、更幸福”的理念。与许多幼教机构为“男老师”所做的广告——“带给孩子更强更有力更阳刚的教育影响”不同,小白龙哥哥在孩子面前并不是一味的“阳刚”,他虽然会震天一声吼,但更多的时候语气温柔像个妈妈,絮絮叨叨像个老人,蹦蹦跳跳像个孩子。他袒露出真实的自己,得到了所有孩子的喜爱,走到哪里都欢呼声一片。王明荣最终意识到,所谓更自由、更快乐、更幸福的人性发展,正是每个幼儿、成人都能做到自我解放,不被传统的性别角色压抑,而“坚持自我”正是一个幼儿园老师所能带给孩子最好的言传身教。

 

作为中国第一位本科男护士的徐国彬自述摇摆于纠结与坚持当中,护士工作辛苦、责任重,工作早期,因为社会偏见徐护士想找个女朋友都很难。在“放弃”的念头中一路坚持,徐国彬一步步成长为医院护理部副主任、主任护师,南京医科大学硕士生导师,他编写了专业教材、主持有研究项目、发表论文数篇、获得许多荣誉。

 

徐国彬在工作中感悟,没有所谓的某种行业适合某一性别,只有不同的专业训练带来不同的专业结果。在一些欧美国家与香港,男护士的比例已经达到20~30%。总体来讲,在男性加入护理群体之后,新的护理理论层出不穷,所以西方国家的护理业发展得非常快。徐国彬认为,这是两种性别优势互补的结果。值得思考的是,中国并不缺乏本科女护士、硕士女护士,甚至博士女护士也出现了,但为什么男性护士的比例增长更有利于新的护理理论的出现?再者,男性护士虽然总体人数不多,但在护理群体中更容易走向管理岗位与研究领域,这其中是否反映出不论一个岗位在传统观点中更倾向于男性或女性,置身其中的男性总是更容易获得家庭与社会的支持而走向高层地位。

 

 

女性主义在私领域带来的变革与解放

 

《男人的声音》、女性的主义,我们一直在探讨男与女,但地球上的物种如此丰富,人类真的只能或必须被划分为男女两性吗?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部分人不论从身体上、思想上、性情上有着与众不同的感受,比如同时拥有两套生殖系统的生理双性人、比如天生有男性性器官但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女性的变性人、比如即想尝试男性性别也想获得女性体验的“酷儿”、比如压根不在意性别这回事在性取向上既爱女性也爱男性的双性恋者……私人领域的少数者作为弱势群体天生受到女性主义阵营的庇护,后女性主义的代表人物汉娜·阿伦特反对把性与性别纳入二元对立的硬性身份划分。

 

福柯指出,现代知识是用一套正规标准来规训个人和群体,促使我们自我监视,以符合这些标准。(Chafetz,27)女性主义的认识论恰恰批判了“现代知识”也就是男性中心认识论,或名之父权制认识论。女性主义提出立场理论(standpoint theory),特别指出应当将以下五种因素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群加进认识的主体中去,它们是:性别、种族、民族、阶级和性倾向。(李银河,2005)

 

当我们按照周围群体的伦理规范生活时,一般很难感觉到父权制认识论对个人的压迫,但当我们想实践一些很个人的思想与认识时,就会发现这股可怕力量所产生的阻力。

 

比如裙装“酷儿”曹靖。曹靖是六十年代北京生人,在成长的道路中,他逐渐形成自己的审美趣味,他最喜欢的服饰是裙子。大学时,曹靖无意中看到一张古希腊陶瓷瓶的画作《海岛战士》,画中古希腊风格的青年男子身着短裙优雅“美感”,触动了曹靖内心深处对男性沙文主义二元划分世界的反抗。曹靖的“酷儿”美学观点是:一、个体的身体在公共场合里要有实际的支配权;二、“美性”,不仅是针对女性,而且要针对男性,男性也有权利审美。

 

自2006年5月,曹靖开始在公共场合穿起裙装,身体力行地实践自己的“兼性”美学与反对“刻板性别印象”的生活方式。刚开始曹靖只是遭到周围人的白眼或躲闪,但有一次因为健身跑时摔伤了腿需要动手术,在医院中受到冷漠和延迟对待,使曹靖感受到了因为社会歧视所产生的对个体生命权置之不理的残酷暴力。

 

虽然经受了一系列挫折,但是曹靖并没有放弃自己“跨性别主义”的言行,依然我行我素,日常穿着短裙跑步健身,以健美身体和乐观主义的心态生活思考。

 

如果说曹靖的跨性别生活是自觉选择后的有意为之,变性人依依的成长经历则是由内而外不可遏制的必然转变。依依曾经是出生在山东的一位普通男孩,但是自小到大他从未意识或认同自己为男性,他的着装风格是女性化的,他的恋爱对象是帅气的男生,他曾经有一份在银行的白领工作,但是因为强烈的变性意愿,他毅然辞去压抑的正式工作,在夜场作扮装表演,挣钱积累变性手术的费用。2003年依依变性成功,接受中国最大的变性网站的站长邀请成为手术版块的版主,为这个版块的姐妹提供了长达几年的无偿无私的咨询服务。依依在线上的工作重之又重,但在现实生活中,工作难觅,爱情短暂,体会了许多变性人才能知晓的心酸。

 

从父权制认识论的角度很难理解变性人,在父权制占统治地位的近二百年间,西方医学界、心理学界发明了众多方法用于治疗部分人所谓的“性别倒错”;在当今社会,父母也往往会强行为具有两套生殖系统的新生儿实施手术以选择一个性别。事实上,根据不同的视角,人类的性别可以在6个层次上进行划分,分别是:基因性别、染色体性别、性腺性别、生殖器性别、心理性别和社会性别,前四种划分又可以概括为生理性别。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性别起码由三个层面决定,即生理性别、心理性别、社会性别。如果一个人三个层面的实际情况与认知都相统一,他或她就可以被划分为传统的男性与女性。但如果一个人在三个层面上不相统一,以依依为例,她的生理性别为男性,心理性别为女性,社会性别也就是家人、朋友、周围人群、社会结构和法律机关认定她为男性。在依依成年之后,依依通过变性手术改变了自己的生理性别,并通过司法认可获得了女性身份证。但我们的社会环境对她并不是十分友好,变性人无法拥有以前作为男性时的学历、工作经历,找工作会比较困难。外加社会舆论不宽容,变性人纵然找到爱人,往往也很难突破阻力相伴终生。

 

在生物学中,性别是指雌雄等多种性别的区别,并非单一两种。例如,粘菌有500种以上的性别,四膜虫有七种性别,鸟类的某些品系如鸸鹋有三种性别,并且可以人工诱导。自然界进化出如此丰富的物种可能性,就种的意义言,生理性别是缤纷多彩、各式各样的,无法用教条的、一分为二的方法加以切割、划分。所以说它是多元存在的。尽管各类性别的人数有多有少,但不该因此有优劣上下之分。(林红)在某些国家与地区的某个历史阶段也确实对间性人持有更公正的态度,在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独立前(1950年)的原住民,其社会性别有男女和双性三种。兼性人作为“第三性别”得到社会认可,完全无需为自己模棱两可的性别而烦恼。巴布亚新几内亚东方高地上的森巴人也认同“间性人”的存在。印度的“海吉拉”们(Hijras)作为“第三性别”有着悠久的历史。(林红,2008)处于对待间性人态度更宽容地区的间性人比例会更高,可见持有性别二元划分观点的社会在某种程度上干涉了个体的自我选择权甚至剥夺了一部分少数派个体的生存权。


 

纵观全书,男性的女性主义声音振聋发聩。女性主义作为全人类思想文化的共同结晶,已经成为社会变革的重要理论资源。女性主义多元化与多样性的发展,使得女性主义不仅仅是“女性”的主义,它的奋斗目标是尊重每一个人的个性差异与自由选择的权利,模糊人与人之间的性别界限,消除因为性别而遭受的歧视,摒弃对立,走向和谐,改造父权文化与制度,顺应人类历史发展的大规律,最终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人性的释放。(畅引婷,2015)也许,当“女性主义”这一名词不复存在的那一天,正是女性主义或人性主义取得最终胜利的那一天。


 

“典型”的男性的女性主义者

 

在本书中,有一部分男性的自身经历,比较符合我们对于一个支持性别平等的男性的典型想象。比如反家暴警察欧阳艳文。

 

欧阳艳文是湖南警察学院副教授,他开设了全国高校第一门反家暴专门课程;主持有联合国“警察干预家庭暴力案件实际操作规范研究”项目;参与公安部、全国妇联《警察干预家庭暴力工作手册》编写;并多次应邀赴全国各地讲学,对警察、妇联干部等家庭暴力干预者做反家暴培训。

 

在多年的反家暴研究与实践中,欧阳艳文发现“性别不平等”是家暴之根源。从表面上看,家庭暴力发生的原因是生活中的具体事情,但其实背后真正的目的是施暴者想控制对方。考虑到家暴的施暴者往往是家庭中的男性,受害者往往是女性,这其中不乏男女不平等的传统观念及其社会机制作祟。比如中国的传统文化一贯弘扬阳刚阴柔,男性以“刚强”为教育核心。极端刚强的表征便是暴力,很多施暴者正是觉得自己男性气概不足,不够阳刚,才以家暴来证明。

 

除了对暴力强有力说“不”的男性警察,普通男性亦可以在“告别暴力,远离共谋”中贡献一份力量。比如中国白丝带志愿者,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张智慧。他自觉地将自身的成长经历纳入女性主义分析视角进行检视,籍此树立了自己的世界观与研究领域。自2013年开始参与“中国白丝带男性公益热线”的值机工作,张智慧一直在为受暴妇女以及施暴对象提供咨询与帮助,并在日常生活中努力践行性别平等。张智慧认为性别平等既要志存高远又要落实在日常实践中,因为“日常生活是性别政治的舞台,而不是远离它的避难所”。

 

无独有偶,公益活动家邓飞凭借调查记者工作的敏感性,关注农村妇女、儿童的命运,在寻常生活中做了一系列不寻常的有益活动。2011年邓飞利用移动互联网工具,先后发起“微博打拐”、“免费午餐”、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暖流计划”、“女童保护”、“让候鸟飞”、“中国水安全计划”等多个公益项目,并创建“e农计划”社会型企业,在乡村儿童、乡村环保和乡村经济三个板块致力帮助中国乡村儿童获取基本公平,支持乡村有尊严地成长。邓飞多次获得湖南省妇联的表彰,曾被称为“关爱妇女的保护神”。

 

持有性别平等观念的男性,不论他是否自视为女性主义者,他的所作所为、日常实践都释放出对女性的尊重与关爱。他们愿意动用自己在父权制中的特权与优势,自上而下地实惠于女性,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获得了平等的人际关系与性灵的自由。

 

 

女性主义视角为学术研究打开一扇门

 

除了日常实践,女性主义理论更为男性学者的专业领域提供了革命性的研究导向。

 

以在书中讲故事的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科学史教授刘兵为例。他的主要研究领域为科学史、科学文化传播,因科学史研究而接触女性主义学术,从而使科学与性别的研究及其他相关的女性主义研究成为他突出关注的研究方向之一。

 

刘兵教授从学理上分析,很多传统学科研究经历了很长时间,想要发现新视角、新内容变的十分困难。女性主义的出现,从根本上提出了不同的研究视角,开发出大量的空间可供新的学术探讨。性别立场的变化,不但会改变一个学者的学术观点,更因为其与日常生活理念息息相关,进而使得学术研究成为一项有创造性的、享受性的事业,刘兵教授受惠于此甘之如饴。

 

心理学家陶勑恒自称为性别平等主义者,在他眼里性别平等是一个人权问题。针对近几年来出现的“拯救男孩”的社会观点,陶教授从性别平等角度提出有力的反击:中小学教育主要要解决“人”的问题,未成年人的健康发展问题,而不仅仅是一个性别问题。中小学教育存在的问题与危害,不仅伤害男孩,也同样伤害女孩。不从整个未成年人的健康发展出发,只从社会功利视角出发,有性别利益争斗之嫌。只“救”男孩,必然伤及女孩,关键的是,这不仅救不了男孩,还会给男孩和女孩——所有未成年人的发展带来伤害。(p)

 

来自台湾的性别研究学者洪文龙,将profeminist masculinity(支持女性主义的男性气概)作为自己的研究专题,在男性理论与男性解放的社会实践中取得不凡成就。

 

作为人类思想文化共同结晶的女性主义,对学术界的认知主体与客体、客观与主观、理性与感性、价值中立、二元划分、经验、立场、身体、公私等核心概念都进行了重新厘定,女性与性别研究作为一个新的知识增长点,对学术领域的冲击可类比为一场全球范围的地震。(畅)女性主义就好似阿基米德手中的杠杆,学者们可以用它撬起一个星球。

 

 

男性在生活领域的女性主义实践

 

家庭主夫、幼儿园男老师、本科学历的男护士,当男性致力于传统女性社会分工的角色,他们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他们能够胜任吗?他们如何面对压力?他们获得了什么?

 

《男人的声音》一书中收录了“家庭主夫”崔玉亮、幼教男老师王明荣、男护士徐国彬三位男性的声音,从他们的心路历程与切身经历中,我们得窥男性在生活领域的性别平等之路。

 

崔玉亮,一名普通工人,初中毕业,妻子是高级工程师。为了支持妻子事业的发展,结婚10多年来,崔玉亮承担了包括照顾女儿在内的几乎全部家务。在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状态中,崔玉亮不仅仅是承担家庭中的工作,更是出彩的成就家庭中的工作,做饭烧菜满堂喝彩,整理家务井井有条,照顾孩子无微不至……崔玉亮的事迹颠覆了“男主外,女主内”、“男人适合在外闯荡,女人天生会做家务”的传统观点,男性、女性通过努力和学习都可以掌握做家务的技能,而细心、温柔作为美好的品质在男性身上也可以大放异彩,建立成就感。

 

当然女外男内的婚姻生活并非一帆风顺,在社会交往中难免遭遇周围朋友的不理解,使崔玉亮与他的妻子感到压力;在工作中,崔玉亮因为照顾家庭,多次放弃提升机会,久而久之他的社交网络、工作平台也在逐渐缩小,这与许多以家庭为重的女性所面临的局面是一样的。正如缺少对女性参与公共事务的支持性政策,我们的社会也缺少对男性回归家庭的鼓励和支持的政策与措施。只有政府、社会在资源分配、文化传统、公共设施建设(比如设立父婴室)等诸方面都给予支持,多元家庭的出现与繁荣才能成为可能。只有打开男性通向生活的道路,才能释放女性在事业上的潜能,从两性角度来说,这无疑是双向的解放。

 

幼教老师、医院护士这两个在传统观念中专属于女性的工种,介入其中的男性也带给大家不一样的启发。幼儿园教师王明荣被小孩子们称为“小白龙哥哥”,他从事幼儿教育是为了实现他“幼儿发展更自由、更快乐、更幸福”的理念。与许多幼教机构为“男老师”所做的广告——“带给孩子更强更有力更阳刚的教育影响”不同,小白龙哥哥在孩子面前并不是一味的“阳刚”,他虽然会震天一声吼,但更多的时候语气温柔像个妈妈,絮絮叨叨像个老人,蹦蹦跳跳像个孩子。他袒露出真实的自己,得到了所有孩子的喜爱,走到哪里都欢呼声一片。王明荣最终意识到,所谓更自由、更快乐、更幸福的人性发展,正是每个幼儿、成人都能做到自我解放,不被传统的性别角色压抑,而“坚持自我”正是一个幼儿园老师所能带给孩子最好的言传身教。

 

作为中国第一位本科男护士的徐国彬自述摇摆于纠结与坚持当中,护士工作辛苦、责任重,工作早期,因为社会偏见徐护士想找个女朋友都很难。在“放弃”的念头中一路坚持,徐国彬一步步成长为医院护理部副主任、主任护师,南京医科大学硕士生导师,他编写了专业教材、主持有研究项目、发表论文数篇、获得许多荣誉。

 

徐国彬在工作中感悟,没有所谓的某种行业适合某一性别,只有不同的专业训练带来不同的专业结果。在一些欧美国家与香港,男护士的比例已经达到20~30%。总体来讲,在男性加入护理群体之后,新的护理理论层出不穷,所以西方国家的护理业发展得非常快。徐国彬认为,这是两种性别优势互补的结果。值得思考的是,中国并不缺乏本科女护士、硕士女护士,甚至博士女护士也出现了,但为什么男性护士的比例增长更有利于新的护理理论的出现?再者,男性护士虽然总体人数不多,但在护理群体中更容易走向管理岗位与研究领域,这其中是否反映出不论一个岗位在传统观点中更倾向于男性或女性,置身其中的男性总是更容易获得家庭与社会的支持而走向高层地位。

 

 

女性主义在私领域带来的变革与解放

 

《男人的声音》、女性的主义,我们一直在探讨男与女,但地球上的物种如此丰富,人类真的只能或必须被划分为男女两性吗?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部分人不论从身体上、思想上、性情上有着与众不同的感受,比如同时拥有两套生殖系统的生理双性人、比如天生有男性性器官但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女性的变性人、比如即想尝试男性性别也想获得女性体验的“酷儿”、比如压根不在意性别这回事在性取向上既爱女性也爱男性的双性恋者……私人领域的少数者作为弱势群体天生受到女性主义阵营的庇护,后女性主义的代表人物汉娜·阿伦特反对把性与性别纳入二元对立的硬性身份划分。

 

福柯指出,现代知识是用一套正规标准来规训个人和群体,促使我们自我监视,以符合这些标准。(Chafetz,27)女性主义的认识论恰恰批判了“现代知识”也就是男性中心认识论,或名之父权制认识论。女性主义提出立场理论(standpoint theory),特别指出应当将以下五种因素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群加进认识的主体中去,它们是:性别、种族、民族、阶级和性倾向。(李)

 

当我们按照周围群体的伦理规范生活时,一般很难感觉到父权制认识论对个人的压迫,但当我们想实践一些很个人的思想与认识时,就会发现这股可怕力量所产生的阻力。

 

比如裙装“酷儿”曹靖。曹靖是六十年代北京生人,在成长的道路中,他逐渐形成自己的审美趣味,他最喜欢的服饰是裙子。大学时,曹靖无意中看到一张古希腊陶瓷瓶的画作《海岛战士》,画中古希腊风格的青年男子身着短裙优雅“美感”,触动了曹靖内心深处对男性沙文主义二元划分世界的反抗。曹靖的“酷儿”美学观点是:一、个体的身体在公共场合里要有实际的支配权;二、“美性”,不仅是针对女性,而且要针对男性,男性也有权利审美。

 

自2006年5月,曹靖开始在公共场合穿起裙装,身体力行地实践自己的“兼性”美学与反对“刻板性别印象”的生活方式。刚开始曹靖只是遭到周围人的白眼或躲闪,但有一次因为健身跑时摔伤了腿需要动手术,在医院中受到冷漠和延迟对待,使曹靖感受到了因为社会歧视所产生的对个体生命权置之不理的残酷暴力。

 

虽然经受了一系列挫折,但是曹靖并没有放弃自己“跨性别主义”的言行,依然我行我素,日常穿着短裙跑步健身,以健美身体和乐观主义的心态生活思考。

 

如果说曹靖的跨性别生活是自觉选择后的有意为之,变性人依依的成长经历则是由内而外不可遏制的必然转变。依依曾经是出生在山东的一位普通男孩,但是自小到大他从未意识或认同自己为男性,他的着装风格是女性化的,他的恋爱对象是帅气的男生,他曾经有一份在银行的白领工作,但是因为强烈的变性意愿,他毅然辞去压抑的正式工作,在夜场作扮装表演,挣钱积累变性手术的费用。2003年依依变性成功,接受中国最大的变性网站的站长邀请成为手术版块的版主,为这个版块的姐妹提供了长达几年的无偿无私的咨询服务。依依在线上的工作重之又重,但在现实生活中,工作难觅,爱情短暂,体会了许多变性人才能知晓的心酸。

 

从父权制认识论的角度很难理解变性人,在父权制占统治地位的近二百年间,西方医学界、心理学界发明了众多方法用于治疗部分人所谓的“性别倒错”;在当今社会,父母也往往会强行为具有两套生殖系统的新生儿实施手术以选择一个性别。事实上,根据不同的视角,人类的性别可以在6个层次上进行划分,分别是:基因性别、染色体性别、性腺性别、生殖器性别、心理性别和社会性别,前四种划分又可以概括为生理性别。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性别起码由三个层面决定,即生理性别、心理性别、社会性别。如果一个人三个层面的实际情况与认知都相统一,他或她就可以被划分为传统的男性与女性。但如果一个人在三个层面上不相统一,以依依为例,她的生理性别为男性,心理性别为女性,社会性别也就是家人、朋友、周围人群、社会结构和法律机关认定她为男性。在依依成年之后,依依通过变性手术改变了自己的生理性别,并通过司法认可获得了女性身份证。但我们的社会环境对她并不是十分友好,变性人无法拥有以前作为男性时的学历、工作经历,找工作会比较困难。外加社会舆论不宽容,变性人纵然找到爱人,往往也很难突破阻力相伴终生。

 

在生物学中,性别是指雌雄等多种性别的区别,并非单一两种。例如,粘菌有500种以上的性别,四膜虫有七种性别,鸟类的某些品系如鸸鹋有三种性别[1] 并且可以人工诱导[2] 。自然界进化出如此丰富的物种可能性,就种的意义言,生理性别是缤纷多彩、各式各样的,无法用教条的、一分为二的方法加以切割、划分。所以说它是多元存在的。尽管各类性别的人数有多有少,但不该因此有优劣上下之分。(林红)在某些国家与地区的某个历史阶段也确实对间性人持有更公正的态度,在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独立前(1950年)的原住民,其社会性别有男女和双性三种。兼性人作为“第三性别”得到社会认可,完全无需为自己模棱两可的性别而烦恼。巴布亚新几内亚东方高地上的森巴人也认同“间性人”的存在。印度的“海吉拉”们(Hijras)作为“第三性别”有着悠久的历史。(林)处于对待间性人态度更宽容地区的间性人比例会更高,可见持有性别二元划分观点的社会在某种程度上干涉了个体的自我选择权甚至剥夺了一部分少数派个体的生存权。


 

纵观全书,男性的女性主义声音振聋发聩。女性主义作为全人类思想文化的共同结晶,已经成为社会变革的重要理论资源。女性主义多元化与多样性的发展,使得女性主义不仅仅是“女性”的主义,它的奋斗目标是尊重每一个人的个性差异与自由选择的权利,模糊人与人之间的性别界限,消除因为性别而遭受的歧视,摒弃对立,走向和谐,改造父权文化与制度,顺应人类历史发展的大规律,最终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人性的释放。也许,当“女性主义”这一名词不复存在的那一天,正是女性主义或人性主义取得最终胜利的那一天。

 

 

 

 

 

联系电话:4000110391

京ICP备 14000833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