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家暴受害者讲述:谁听到我泥潭里的呐喊

作者:Web Editor    点击量:929    发表时间:2016-7-1 20:39:27

 

编者按:近日工人日报记者卢越采访了两名白丝带志愿者,五常服务站召集人葛春燕老师以实名接受了采访,现转发公众号“工议微言”的这篇报道。


 


 

讲述人:晓薇(化名)44岁

我遭受了两代男人的暴力


 

1994年,我和父母同事的儿子恋爱了。3个月后,我们领证结了婚。婚后,我遵从丈夫的意思,和他父母一起生活。

 

结婚之前,我就听说了公公对婆婆的暴力:婆婆怀孕7个多月时开始挨打,公公把她推进两米多深的菜窖,好在胎儿保住了。婆婆搬到单位宿舍,一个人将孩子生了下来。

 

当时我和丈夫感情很好,心想暴力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但很快我就亲眼目睹了那个场景——公公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将婆婆摁住,抓着她的头发往地上撞,婆婆则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我站在一旁,震惊到整个身体都僵硬得动不了了。

 

我和丈夫说起这事,他说:我有这样的父母是我无法选择的命运,既然你和我结婚,就必须接受我的一切。

 

老头也打我丈夫。丈夫会反抗,表现为暴怒、摔东西。最激烈的一次,他们就在街上互相打了起来。

 

老头终于将施暴对象瞄准时,我刚结婚不久。那天我和他两人在吃饭,他用非常粗俗的话骂儿子只顾工作不顾家,不孝顺。我当时对丈夫还很崇拜,所以听到老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再也吃不下饭,便把碗放下往房间走。

 

刚走几步,只听“啪”一声在身后炸响,回头一看,碗就紧挨着我的脚,在地上摔成碎片。饭桌旁,老头的脸冲得发红,喘着粗气,瞪着我。他朝我吼:给我回来!接着,他又怒不可赦地跑到同住一个小区的我父母家,砸门、破口大骂。我被吓傻了。

 

婆婆途中回家,目睹了事情的经过。这个遭受丈夫几十年暴力、我本以为可以和我结为心理同盟的女人,竟然做出了一件我当时无法理解的事情:她对丈夫说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对公公不礼貌。并且经常在老头面前煽风点火甚至颠倒黑白来告我的状,引来他对我的辱骂,还会跟邻居说我这个儿媳妇不孝顺。


 

直到我现在接受了专业的心理治疗后才知道,婆婆的这种行为属于典型的“受虐妇女综合征”——家暴一般具有三个循环周期:暴力期-甜蜜期-平静期。婆婆用协助施暴者加害他人的方式来讨好施暴者,甚至刻意引爆战争,就是为了提前结束暴力期进入甜蜜期。


 

老头的家暴行为呈现出有规律的一个月两次的特点,家庭成员轮流成为施暴对象。所以每个月有一半时间,整个家都笼罩在沉沉的阴郁中。施暴前,他会绷着一张恐怖的脸两三天;施暴后,他再睡上两三天。


 

他睡过之后就是无比诚恳的悔罪,乞求我们的原谅。然后就进入甜蜜期,这期间,他总是加倍对我们好,包揽所有家务。但这样的日子,顶多一周。


 

后来我一看到老头就头疼。是真的疼。这种疼从头部蔓延到全身,从背部、肌肉到骨头里面都生疼。我控制不住地哭。2008年的国庆节,我哭了三天三夜,哭累了睡去,睡醒了又哭。我当时就想:谁给我打一针安定啊。我患了中度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生活无法自理,吃了整整三年的药。


 

在丈夫那里,我永远得不到安慰和支持。他没有打过我,但总是冲我发火怒吼,责怪我惹他父亲生气,我们很难平静地进行交流。他在老头辱骂我后对我实施冷暴力,可以一个星期不和我说话,深更半夜不回家。那是一种足以令人窒息的死寂。在那样的环境里,我经受的是来自丈夫、公婆和外界舆论的多重伤害。


 

我像陷入了泥潭里,可是不知道该让谁来救救我。我不是没有想过离婚,但我的家人反对。他们劝我再忍忍,撑到老头子死。在我家的观念里,离婚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而我那个手被打骨折的婆婆,喝过毒药、跳过水塘寻死的婆婆,也从来不知反抗,甚至年轻时被打都不曾告诉自己娘家人。每次被打后,她都会把自己关在家里几天,不让邻居发现。在外面她总是尽力维护丈夫的形象,制造一个夫妻恩爱的假象。


 

有一次家里快翻天了,我害怕极了,报了警。那时反家暴法还没有出台。警察来了以后跟我说,这是家务事,他们也没有办法,让我自己下次注意点。我不明白,我该怎样注意?


 

2011年年底,丈夫提出了离婚。这么多年,他也并不快乐。我终于带着18岁的女儿摆脱了那个家。女儿当着丈夫的面说,我长大以后不会结婚。他听后一句话也没说。


 

如果时间重新来过,我不会步入这场婚姻,走进这个家庭。我只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听到家暴受害者的呼喊,用强有力的手,把他们拉出泥潭。


 


 

讲述人:葛春燕47岁

21年婚姻里没有被爱

 


 

我1992年结婚,两年后怀孕了。因为家庭经济困难,他并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们为此产生了分歧。没想到,他用非常难听的话来羞辱和刺激我。我先是惊住了,接着,我感到自己的尊严在他的言语中一层层被剥离,最后竟觉得痛不欲生!


 

那是我第一次遭受他的精神暴力。尽管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


 

我并不知道,这种精神折磨只是个开始,此后他常常对我进行指责、侮辱和谩骂,起因都是地没擦、衣服没洗这样的小事。只要他觉得我做得不对,就冲我发火。为了不换来他更难听的言语,我渐渐学会了“生存法则”:不能解释,不能辩驳,更不能反过来指责。


 

他爱喝酒,喝完就找我闹,顺手摔东西。有一天晚上他喝完酒回来,我已经睡着了。他把我弄醒,缠着要和我理论一件琐事的对错。我实在太困了,可刚一闭上眼睛,他就连续拍打我的脸。那种感觉像触了电似的,浑身就是一个激灵。那一整晚他都没让我睡觉。


 

1995年,在生下孩子2个月后,我们终于第一次发生了肢体冲突。

 

这是我主动挑起的。三年来的精神折磨让我濒临崩溃,我觉得这比身体上的受暴更令人痛苦。他为什么不打我?我甚至希望他痛快地来打我!长期的压抑找不到宣泄的出口,那一刻只感觉血往上涌,我冲过去和他厮打在一起,彻底失去了理智……


 

我选择了以暴制暴来反抗。这以后,肢体暴力在我的家中上演了第二次、第三次……我经常被打得整条胳膊都是青的,他的身上也布满抓痕。


 

但是,每次一打完,他都会做几个小菜哄我,有时哭着对我说自己压力大,让我理解。我不记仇,心一宽就过去了。我弟弟常说:你们打完架感情还变得更好了。哪知,甜蜜的时光昙花一现,暴力的日子周而复始。


 

我常常想,为什么他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觉得丢脸,不敢也不愿跟其他人倾诉,也不知道家暴是违法行为,没有报警,只能找到娘家人。我父母只是一遍遍地叹气:要是你不那样做就好了。他们劝我:年轻时脾气不好,以后老了慢慢就会好了。事实上,我也的确存有这样的幻想。


 

更多的时候我会陷入自责:因为我做得不够好,才会惹他生气。我觉得自己无能、一无是处,但也会疑惑:为什么我在他眼中总有过错?这段婚姻中,我没有被肯定,没有被认同,没有被爱。


 

2013年加入“白丝带”进行了系统的学习后,我才明白当初是非常愚蠢的想法。暴力不是改变自己迎合对方就会自动停止,只要有容忍,它就会继续,并且不断升级。

 

长期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我渐渐变得焦虑、抑郁、神经衰弱,常常觉得胸闷气短。到后来,我对生活充满了绝望,总是想哭,总是想死。难以想象,即便是这样,我竟还是苦撑了过来。2008年,我开始自学心理学,努力自我调节。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走出来,坚强地活下去。


 

我不想离婚,因为孩子。我要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也怕继父对他不好。但如果我早点知道孩子心灵上也受到很大创伤,我绝不会选择让他在暴力环境中长大。

 

2009年,我再次受不了,提出离婚,被他拒绝。他不想家庭破裂,也常常感到痛苦,甚至为了逃避去了外地工作几年。我渐渐明白,在这段婚姻中,我和他都成了家暴的受害者。


 

两地分居的这段时间,我们彼此都平静了许多。2015年1月,他回来了,我们的关系有所缓和。但有一天,我在外和同学吃饭回家晚了,他又开始不高兴,骂了我,我要睡觉又被他叫醒。


 

这一次,我终于下定决心,找他进行了一次深入交谈。我明确告诉他:你的行为是家暴,这样不对,并且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绝对零容忍。


 

一开始他不承认自己言语上的行为是家暴,认为只是两口子吵架。我把自己搜集的资料给他看,给他讲什么是精神暴力,他才逐渐地接受,并且有了反思。他坦诚地告诉我,自己只是想通过控制我,让我都听他的,来体现作为男人的价值。从那次长谈之后,我们才真正有了平等的开始。


 

现在我通过自学,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成为“白丝带”的一名反家暴志愿者。去年我在哈尔滨老家成立了自己的心理工作室,就是为了帮助更多和我有相似遭遇的家庭。


 

21年了,我走出来了,但个中艰辛旁人难以体会!我用亲身经历告诉所有受害者:面对家暴,必须零容忍。反家暴法出台了,更要勇敢地用法律保护自己。

 

 

 

 

 

 

 

联系电话:4000110391

京ICP备 14000833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